吉利彩票官网|吉利彩票_Welcome:【原创】小苍兰与橘子果冻(ABO)

吉利彩票官网|吉利彩票_Welcome

  赫敏曾经担心过他的身体状况,但是在他成为傲罗的一年里,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他有的时候很羡慕赫敏这样的Beta,她总是活跃在平权的第一线,总是在为Omega争取各种各样的权益而不需要顾忌些什么。即使在成为了魔法部副部长之后——马上就要成为部长了,也没有放弃自己改革的决心。

  在战后,所有人都希望有这样一个人,可以突破以往的桎梏去改革,而这个人最好不要是个太强势的Alpha——赫敏就是,没有人比她更适合了。

  今天他从金斯莱手里拿到了一份没有经过傲罗办公室主任,直接到他手中的调令——调查前食死徒德拉科.马尔福以及马尔福庄园的所有产业。

  “这只是舆论压力下的举措。马尔福家族即使和伏地魔有什么关系也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们都很清楚,魔法部不仅需要混血和麻瓜出身的巫师的支持,纯血巫师的支持也必不可少。这是一次有目的性德洗白,更何况德拉科.马尔福现在和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儿走的很近。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今年通过了她的N.E.T.W.s,现在正在赫敏管理的部门工作。这是一个契机,非常好的契机。你明白吗,哈利?”

  他还记得五年级在金妮的手里看到那封喷上了香水署名德拉科.马尔福的粉色表白信自己脸上吃了屎的表情和罗恩掉在地上的鸡腿。

  “和你无关,马尔福。”哈利冷着脸说,“就算是个Omega,我也照样能把你揍得喊爸爸。”

  马尔福意味不明地露出了他的标准假笑。“那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救世主波特。”

  哈利在原地站了很久才疲惫地说道:“我们走吧。”他低着头只是向前走。他承认他没有勇气面对罗恩和赫敏的关心。

  也许一开始是单纯的讨厌吧。他想。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那份讨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

  有时候他会觉得他们很像,有时他也会羡慕马尔福。他会想念莉莉,脑海里却浮现出韦斯莱夫人和马尔福夫人的样子。每个母亲的身上总有一些共同点的,纵使罗恩喜欢将纳西莎·马尔福描述成“像是鼻子底下有什么似的仰着下巴”。

  他们被裹挟进了命运的车轮,挣扎着想要躲开。但是没有,该来的还是来了。好在他们改变了自己,他们将那辆车推向了他们手中的方向。

  多比是个真正自由的小精灵,所以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家养小精灵,至少对马尔福家来说不是。

  “我假设你已经提前知道了我要来马尔福庄园搜查……或者说是审讯你的事情,马尔福先生?”哈利靠在德拉科·马尔福的书房的门框上,他环抱双臂,这个姿势使他被黑色烟管裤包裹着的腿从这个角度看起来修长而诱人。

  德拉科不紧不慢地把手中那支孔雀毛的羽毛笔插进墨水瓶,双手插进壳衬风衣外套的口袋,以一种令人厌烦的速度向哈利走来。他总是知道怎样挑起救世主的怒火。“当然,一个马尔福总会有些途径来了解所有的事情。”

  哈利面无表情地将视线落在那人熨贴的风衣下皱巴巴的衬衫领和像是被揉成一团过的墨绿色领带,开口道:“恐怕马尔福庄园的待客之道让我大开眼界。”

  “那我应该怎样?给伟大的波特先生倒一杯红酒然后高兴地邀请他的傲罗小组来调查我的庄园?”他发出一声冷笑。

  原本哈利的身高和德拉科差不了多少,只是Alpha的二次发育让德拉科现在明显比他高出了大半个头,这让他有些烦躁。

  德拉科站在他身前不足半米的位置,俯视他。那双蓝灰色的眼睛里倒映出了他的脸。

  他一把扯过德拉科的衣领,反手把他压在了那块看起来很昂贵的地毯上,一只脚踩着他的手腕,左手掐着他的下巴,右手则拿着魔杖对着他的眼睛说:“我想你或许不介意尝一尝钻心咒的味道?”

  柔软微长的铂金色头发在地毯上铺开,像夜晚洒落的月光,这让他原本锐利的线条看起来柔和了几分。“圣人波特也会发恶咒,嗯?”

  哈利·波特有时候真想给那个铂金色蛋壳脑袋来个摄神取念或者直接给他一个阿瓦达啃大瓜。

  傲罗的职业操守让他的表情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内容。事实上,他手里是两封邀请函,一封来自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还有一封来自德拉科·马尔福。两封邀请函除了落款,几乎一模一样,就连外面的火漆都是统一的马尔福家徽。

  “哈利——”办公室隔间的门被赫敏打开了,“你收到我给你的邀请函了吗?关于巫师交流促进会的晚宴的。”

  “没错,就是你手里的这张。”赫敏解释道,“只是一个借晚宴的名义开的交流会,金斯莱已经告诉过你了吧?所以我拜托利亚请马尔福——”

  “为什么非要是她……”哈利干巴巴地闭上了嘴,又接着说,“非要去马尔福庄园?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那个秃头白鼬——”

  “如果非要这么说的话,我很赞同你。”不管什么时候罗恩都对用来恶心马尔福的话表现得兴致勃勃,“我不明白赫敏为什么每次参加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拉上我们俩,她还没受够吗?”

  他胡乱地揉了揉自己翘起的头发,很遗憾的是由于昨天刚洗,原本就蓬松的短发现在变得更乱糟糟了。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什么毛茸茸的花栗鼠——只不过是黑色的。

  罗恩被赫敏拉去跳舞了,极不情愿地。(“我想你可以找你的阿斯托利亚跳舞。”在罗恩说完这句话之后哈利就知道他要完了。)

  舞池中央自然是今天的主角。在外人看来,面前的这一幕有多美啊:在摇曳的烛火下,年轻的情侣依偎着对方,他们的额头贴着彼此,嘴角露出笑意,似乎没有人能够将他们分开彼此。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一袭深绿的拖地长裙,赤裸地胳膊与肩膀暴露在十一月的天气里。音乐戛然而止。马尔福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盖住她的肩膀。

  “我能预感到,这是我们两个最后一次跳舞了。”阿斯托利亚抵着德拉科的额头,她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似乎要扫到他的脸上。“哈利·波特在看我们。”

  德拉科当然注意到了。不过波特下一秒就把他的视线收了回去,装作毫不在意地从刚才罗恩的盘子里叉起一块柠檬挞放进嘴里泄愤般地嚼了几下。

  “他真可爱。”阿斯托利亚笑道。从哈利的角度来看就是她和马尔福交谈甚欢。“我至今都想象不出来赫敏说的给他邀请函时的样子。”

  不过当他感受到腺体处因为越来越热而产生的酥麻时,他的表情就僵住了。看来他低估了自己对柠檬这种东西的敏感程度……

  “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你喜欢她,是不是?”哈利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又一次扯过德拉科的衣领,“我不准。”

  德拉科的手覆上了他扯着衣领的手,不容拒绝地将对方拉入自己的怀中。哈利想要挣脱,可是德拉科的手像是钳子一样死死地抓住了他。

  在柠檬的刺激下,那双看起来似乎有水光的绿眼睛迷蒙地注视着他,微红的双颊像是晕开了葡萄酒的颜色。隔着衣服触摸他的感觉简直要让人发疯。

  “你好香,像一颗橘子果冻……”他的双臂环住德拉科的肩膀,迷迷糊糊地把脸靠在了Alpha的肩窝处,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口。

  哈利下意识地听从命令张开嘴,几乎只是一秒之后他就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然而这时候他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布雷斯:德拉科还是个正常Alpha吗?波特都这样了居然能忍住不做只是给了个临时标记?

  原来哈利的信息素是小苍兰花的味道,这刚好是我最喜欢的香水味(//////)。也许我们就是天生一对吧。

  哈利说他一定要让我们的终生标记在结婚的那天诞生。(///////)我已经给我们的儿子想好名字了。

吉利彩票官网|吉利彩票_Welcome